各路cp有糖就吃,有墙就爬

关于

如图。

今天我去看那个叫樱井明的小孩,身上就背了一个黑色背包,里面有一叠调查表,一支三菱黑笔,以及一盒烧果子。

推开学区里审问室的门,里面空间很小,和警察局的审讯室差不多,拉开剩余的空椅子坐下。我头顶有一盏很亮的灯,惨白的白炽灯光穿过小孩栗色的头发落在他微翘的鼻尖上,光线就温暖得像长了小雀斑。

“生日快乐?”我说,他没有反应,低着脑袋好像犯了什么错误。我看了他一会儿觉得这小孩闷闷的有点难搞,只好梭开背包的拉链把里面的烧果子先拿出来放在他面前。

方形礼盒被一张印满鸟雀和小猴子的大纸包裹得颜色欢快,里面装满了动物形状的烧果子,整整齐齐的摆在里面等待着被哪个小孩子打开。

樱井明抬起头看着那个纸盒子眨...

樱井明

白天,太阳高到头顶,不热,有鸟飞过去,翅膀是灰色的,但是头顶又像有一点白。
看不清,飞过去了,很快。

“明酱…又…画吗?很……呢。”
明酱又在画画吗,很努力呢。

太久没有听见相同的温柔女音,回忆起来有些模糊残缺了,不过还是软软和和的像羊羹一样甜美滑腻,语气有如长辈,但是辈分不大,大概是姐姐那样吧……唔小暮。

抿了抿嘴,想到那个女人。

模糊的只记得一个名字,一个玻璃一样的眼神,冰冰的,不会化的那种凉气,透过她的眼睛能看见外面,众生百态,都在玻璃后面。

没有我。

阖目细细的回忆,樱花开始落下,大福里面的红豆颜色暗暗的,父亲的手掌力气很大,鸟居开始燃烧。

睡着了。

好多年了,醒...

“他就走开了。”



“别他妈老问我要是我该怎么做,他娘的要我是你早和夜叉结婚了。”夜叉他骂骂咧咧凶的要死,然后就脸红了。
“啊……?”乌鸦怔住了。
他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夜叉是他兄弟,出生入死,互相调侃,一起去玩女人,弄起水泥桩来默契的不行。夜叉他偶尔会像长辈一样讲一些侠义的故事,当然更多的时候他像个变态,乌鸦不羞耻的觉得自己也是个变态,俩变态就应该一起喝酒划拳拍端菜小妹的屁股。
而不是互相坐对桌说,“我们结婚吧”这样的台词,不可能出现,不是一个关系上的,兄弟之间怎么能……乌鸦觉得头疼,低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夜叉见他不做声,心口那股热气迅速消散,甚至有些发冷。桌子下面他的手捏了两个拳头,汗多易滑,捏不住了,他才松...

一叶之秋。

独立孤石上,风卷衣猎猎作响,衣袂抽打铁甲金纹,有声肃然,似竹林空响似穿堂氐惆。眸中恍惚,一昧苦丁袅袅茶雾起,又落。
阖目又睁,景象又明朗起来,常青的树也好常流的溪也罢,常来的人……不会再来了。

十年未曾弯下的脊梁,此刻身子微微摇晃,低头鬓发扫过面颊自然垂落,不觉麻痒。扶着那杆却邪矛的手,由一只变为两只,攥紧了矛身,额头轻轻挨上去,是凉的。
是凉的。

握着却邪缓缓蹲下来,像败狗似的蹲法。抱着一杆矛,缩拢着身躯,浑身的劲都紧在一起,牙齿打战,眉目低垂,睫毛微微颤动,又痛苦的闭眼。

叶修……

鼻子一酸,上齿撕咬下唇,鲜血淋漓神情狰狞,额角的青筋一抽一抽,满目痛苦难辨爱恨难辨。

半...

论孙翔多难养(私设)

给孙翔弄泡面和给叶修弄泡面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事。
叶修么,随便弄点什么这位爷都能看都不看嚼吧嚼吧吞了,何其好养活啊。

孙翔,就不一样了。
这小孩就是个事儿逼, 泡面不要泡的要煮的,不放葱辣酱得换了搁老干妈的,菜叶儿要嫩的,不能有缺口,得齐整就算了还要求人大白菜长的漂亮,不是,人大白菜长的漂不漂亮你塞嘴里还能品出花来啊小祖宗?
汤汁一定要浓郁,最好是鱼头熬出来的乳白汤水,和上泡面那调料好吃是没错,就是怪麻烦的,得给他起早煨汤弄鱼头,弄好了还得给人把鱼头扔了,就喝汤。
摆盘一定要精致,格局要大气,有面儿。
一康师傅的泡面必须按弄法国大餐的路子来,餐具使银的就算了,我的天啊还要点蜡烛,营造浪漫气氛。
你吃个泡...

一叶之秋仿佛失去了理想

#一个微设,设定账号卡在其操作者入睡时可在操作者十米以内实体化。

“老叶,你想过你四十岁,五十岁时候的光景吗?”
把人圈在怀里,不忍用上力道的手臂只是虚环着。与他一同窝在电脑椅里面,只是微微偏头,就可以吻到他的耳朵与几缕碎发。
但他又似乎睡着了,呼吸沉沉的,闭上眼的睫毛顺着呼吸一扇一扇的,嘴唇有一点粉。有平常看不出来的乖巧…实在是爱惨了他这样任人胡来的酣睡模样。
因为他睡着了,自然没有回应那个问题。

“我想你在四十岁,五十岁,甚至六十岁的时候,都平安喜乐。有人可以照顾你,容纳你的小性子,陪你打游戏,让你一直这样少年意气到老。”
偏头吻着他的耳朵把心头攒了许久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动作轻柔的放进他耳朵里,...

© 秋日远 | Powered by LOFTER